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正文

【荷塘】贼船(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旭东电力机械厂乔厂长被市纪委带走了,说是配合调查一起案子,可大家觉得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在反腐高压态势下,一个厂的一把手去了纪委,多少都会有点儿问题,犹如当年地下党进了日本鬼子的宪兵队,不死也会遍体鳞伤。乔厂长离任后,厂里的工作暂时由厂党委书记喻书记主持。

机械厂上至厂级领导,下至上小学的职工子女,都知道喻书记和乔厂长是“死对头”,两人各拉山头招人马分庭抗礼多年。有人传得更邪乎,说市里之所以作这样的人事安排,是效仿当年曹操派一对冤家张辽、李典同守合肥,为的是便于相互监督。乔厂长做事雷厉风行不讲情面,被大家称为“火”,而喻书记更习惯于行事不露声色,喜欢玩阴的,被大家称为“水”。全厂各级别管理人员总共二百余名,谁属于火系,谁属于水系,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当然还有一些管理者两个系都不属于,被大家戏称“野鬼系”。“野鬼系”的人很少有担任中级干部的,绝大多数是技术员、班长,这些初级管理人员连行政级别最低的副科级也算不上。

水火在一起,自然会拼个你死我活的,是火烧干了水,还是水浇灭了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五行相生相克问题。在厂长经理负责制下,火系一般会占上风,不过水系也不是吃素的,往往会冷不丁地射出暗箭,让火系猝不及防。据说这次乔厂长被市纪委带走,就是喻书记背后捣的鬼。

乔厂长翻了船,喻书记掌了权,水系的人觉得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轴承车间副主任的位子一直空缺,水系的人满以为喻书记肯定会趁机用自己人,不料喻书记却约谈管道车间技术员黄华民,意欲提拔他。黄华民是大学生,担任管道车间技术员十余年,业务能力无可挑剔,可他性格木讷、不善交际,属于“野鬼系”,故一直没有晋升的机会。水系的一些人迷惑不解,认为喻书记的做法是亲者痛、仇者快,但有人理解喻书记的苦衷,明白他的用意。不管怎么说,只要喻书记成了一把手,水系的人迟早要翻身,慢慢等着看。

轴承车间技术含量高,是机械厂最重要的一个车间,厂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利润都由这个车间创造,车间主任王栋是乔厂长的心腹爱将。机械厂共有六个生产车间,唯独轴承车间副主任长期空缺,主管生产的副厂长和总工程师也很少过问这个车间的事。王栋大权独揽,有什么事情直接向乔厂长汇报。这倒像封建王朝的封国那样,只对皇帝负责,丞相奈何不了它。喻书记主持工作后,自然先要铲除这个可称之为乔厂长心脏的“独立王国”。

天上掉下了个大馅饼,黄华民听后欣喜若狂。他拍着胸脯向喻书记保证:将会更加努力地干好工作,不辜负领导的栽培!喻书记意味深长地叮嘱黄华民,担任副主任后,要全力以赴协助王栋把轴承车间工作搞好,有问题直接向他反映。黄华民工作二十多年了,长期耳濡目染领导之间的勾心斗角,就算性格再木讷,也不可能听不出喻书记的“弦外之音”。

黄华民中午回家后,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把喻书记约自己谈话的事告诉了妻子,并激动地说:“喻书记能提拔我并让我监督王栋,说明对我倚重把我当自己人,现在水系得了势,能得到喻书记的赏识,就等于乘坐上了电梯......”妻子心里很是高兴,却故意板起脸善意嘲讽说:“你这个‘野鬼’也能见‘龙王’了?”

妻子下午去帮父亲洗衣服,把丈夫终于熬出头的消息告诉了老人。黄华民的岳父是机械厂的退休职工,他深谙世事,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他思量了半晌,让女儿捎话,要黄华民晚上来他家一趟。

岳父一见女婿,就叮嘱他不要高兴得太早,先仔细想一下喻书记为什么要提拔他。老人认为:轴承车间是乔厂长的心脏,里面的水很深,乔厂长是否落马,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万一乔厂长回来了,肯定会把你当作喻书记派来的奸细而下狠手。卷入水火系的派系斗争,不会有好下场,就像晚唐的大诗人李商隐无意间卷入了牛李党之争,结果两头受排挤,一辈子抑郁不得志;再说了,喻书记提拔你不见得一定是把你当自己人对待,而是别有用心。水系的喽罗那么多,他们跟随喻书记鞍前马后多年,难道喻书记成为机械厂老大后不分亲疏,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祁黄羊?还有,你干业务没问题,搞特工绝对是外行,让你监督王栋,王栋把你卖了他可能还给数钱,喻书记不会粗心大意到连这个也想不到。老人做了一番精辟的分析后,最后劝女婿安心当自己的技术员,不要稀里糊涂上了“贼船”。现在被大家戏称“野鬼”,而上了“贼船”后,一不小心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连“野鬼”也做不成了。

官迷心窍的黄华民暗笑岳父是聪明过了头,把简单问题想复杂了,再说他实在不愿意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晋升机会。黄华民不便当面反驳岳父,于是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找借口离开了。老人不放心,送女婿出家门后再三叮咛说:“飞机起飞前必须先加足够的油,若是油没加够飞起来也会坠落的,你适合搞技术,不是当官的料,不要去趟那浑水!”黄华民嘴上唯唯诺诺,心里暗说:“哎,你真是老糊涂了!”

野鬼系黄华民被提拔为轴承车间副主任的消息,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轰动了全厂,外加一些人的大肆渲染,人们开始对喻书记另眼相看了。大家纷纷议论,以前总说乔厂长和喻书记搞帮派斗争,其实是乔厂长结党营私、任人唯亲,而喻书记正派,唯才是举。所谓的水系,都是一些被乔厂长排挤的人,乔厂长给这些人打上“标签”,并把他们和喻书记联系在了一起,让人觉得喻书记也和他一样拉帮结派,其险恶用心令人发指。

常言说树倒猢狲散,火系的人在乔厂长被市纪委带走后,一个个像霜打了的茄子,他们悲观地预测未来将会像羊拉屎一样一个接一个从现在的位子上坠落。可不久,喻书记在全厂中级以上管理干部大会上郑重承诺:“只要工作不出问题,不违法乱纪,我不会动任何一个人,大家要团结一致向前看,为旭东电力机械厂明天更辉煌而努力!”喻书记的话音刚落,全场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火系的人意外、高兴、激动,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包括王栋在内的几个骨干分子更是热泪盈眶。几天后,有人专门写了一篇称颂喻书记的文章《新领导新面貌》,发表在了市委机关报上。

有人私下议论说,喻书记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大造舆论早日成为真正的厂长。然而事与愿违,三个月后,乔厂长竟然毫发无损地回来了,看来还真的是去配合调查案子。不过也传出了另外一种声音,说乔厂长是有问题,可他树大根深市纪委撼动不了。无论乔厂长怎么走出“日本宪兵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依然是一把手,喻书记还是二把手。

喻书记主持工作期间,唯一的大动作就是给轴承车间安插了副主任黄华民,这可是插进乔厂长心脏的一把“钢刀”。乔厂长回到厂里的那天晚上,王栋就登门拜访,说喻书记是“笑里藏刀”,刮阴风烧阴火,准备狠整火系的人,最终目的是把乔厂长搞掉,自己独霸机械厂。他还诉苦,自从黄华民担任副主任后,他做事处处掣肘,而且他发现黄华民暗地里经常给喻书记打小报告。乔厂长听罢,冷笑了几声,看似胸有成竹。

黄华民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他这才后悔没有听岳父的忠告,不知不觉上了“贼船”。他早已明白,喻书记当初提拔他并不是把他当做自己人,而是为了给个人捞“口碑”。乔厂长对付政敌的手段,他早就见识过,一想起他就心惊肉跳。他这个“心腹之患”,乔厂长绝对是欲除之而后快。他就不得不屈膝找岳父讨教,岳父给他出主意说:“事到如今,你以业务不熟悉为由,去向乔厂长请辞。”可黄华民舍不得副主任这个头衔,岳父气咻咻地说:“如果你能重新回管道车间当你的技术员,就算万幸了!”

黄华民原以为乔厂长会顺水推舟批准他的辞呈,没想到乔厂长却摇头摆手不答应,他称赞黄华民干得很好,是王栋的得力助手,还说王栋提及他的业务能力连竖大拇指。乔厂长鼓励:“你好好干,以后不但会成为王栋的接班人,甚至还会成为我的接班人。”黄华民走出乔厂长的办公室后,越想越糊涂,乔厂长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

一个月后,轴承车间生产的一批轴承因质量问题被客户退货,给厂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六十多万元,而直接责任者正是黄华民。面对厂里的事故调查组,黄华民承认是自己疏忽大意,但隐约觉得有人暗中陷害他,却苦于拿不出真凭实据。在研究对黄华民如何处理的厂长办公会上,乔厂长听了事故调查组的汇报后提议:撤销黄华民轴承车间副主任的职务,调离该车间,并扣发一年奖金。这个提议,最终获得一致通过。

会后,喻书记把黄华民叫到他的办公室,痛心地批评黄华民辜负了他的期望。黄华民坚持说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这个人肯定就是王栋。喻书记压低声音说:“如果你能找到证据,我就帮你把这个案子翻过来,让王栋吃不了兜着走!”

黄华民回去和岳父说起这事,岳父大声斥责他说:“上了一次‘贼船’嫌不够,还要上第二次?好好歇着吧!”黄华民低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呜呜”地哭起来……

北京癫痫病救助中心
夜间肌痉挛癫痫病症状
陕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呢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