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遥惠美快播 >> 正文

【江南烟火】慈悲的生命,华美的袍(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一季的秋天是何时来的,又何时走的,她并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那个空寂无聊的灵魂,正拖着长长的幽灵般的身影,在无人摆渡的荒原上,漫无目的地、漫无边际地,伴随着她的皮囊,厌倦地行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日子。当冷冷的风吹起时,她身上那件薄薄的长衫,就显示出了她的不合时宜。尽管她身上那件薄凉的长衫也已经告诉她:“冬天来了,赶紧加衣吧!”但她还是无动于衷,她似乎很喜欢这种的不合时宜。

她漫不经心地徘徊在阳台上,薄薄的长衫,长了嘴似的,不断地吸吮着冷风吹来的寒气,刺激着她的身体,她感觉到了一种凛凛的快意。这种感觉使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了寒冷,这种身体上知觉的复苏,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她哆嗦着身子,抬着头,迷蒙的双眼、望着天,她眼中的天是灰色的,尽管阳台上,那几盆的茉莉正幸福地晒着太阳,可她却看不到阳光,因为她忧伤抑郁的灵魂正拖着长长的身影,挡住了明媚的阳光。至于那些茉莉的叶子何时褪去了葱茏的绿,变得枯黄萎蔫,她也不知道。曾经她那么喜欢茉莉,那小小的,白白的,柔柔的,香香的茉莉,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圣洁的光,绽放在枝头,那时,她看到茉莉,就会想起“明眸皓齿”这个词。那时,年轻的她,想到这个词,总会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虽然笑是无声的,但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笑像长了翅似的飞出了阳台,响亮在天空之中,那满满的幸福的快乐,在阳光下泛着绚丽的光,因为,那时有一个男子就是用“明眸皓齿”形容他眼中的她。他总是深情地望着她的“明眸皓齿”,于是,她便沉溺在了他的深情中,甜甜的糯糯的幸福着。那时,她的心如同夏日的茉莉,纯洁而芬芳……但这是很遥远的事了。如今他眼中的“明眸皓齿”却变成了另一个女子,而她的双眸却不再明亮,而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她那弱不禁风的,单薄的身子也如同一抹涂在墙上陈旧的蚊子的血迹。

“啪”地一声,也是那个夸她的男子,在十几年后,将她当成围着他转的“嗡嗡”叫,讨厌的蚊子打死在墙上,只留下了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迹。

她穿着一件长袍似的滚着金边的玫瑰刺绣的白长衫,披散着头发,脚上趿着一双缀珠的拖鞋,拖拖拉拉地徘徊在阳台上。她喜欢一切的长袍似衣服,因为张爱玲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的虱子。”曾经她是个十足的张迷,但那时,年轻的她,并不理解这句话,甚至觉得爬在华美的袍子上,那只虱子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它遇见了华美的袍子,就如同,她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她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她遇见了那个男子,他如同一袭华美的长袍,落在了她的面前,于是她被深深地吸引了,不由自主地爬到了袍子上,如同一只小虱子,趴在袍子上,暖暖的幸福着。那时,她与他皆是一无所有,但却觉得只要拥有了彼此,便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彼与此、更没有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当时,她很文艺地写下了这一行的字。她相信她永远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床前的明月光、永远是他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她会是他的荒洪与永恒。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长衫长袍的,而且是华丽的设计?也许从她开始守着漫长的夜,等他归来的那些日子里,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吧,因为长衫长袍更有温度些;因为华丽的设计可以转移朋友的注意力、可以掩饰她的落寞与孤寂,即使上面爬满了虱子。可是,她骗了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那些日子她伤了很重很重,到了灵魂脱壳的境地,尽管她的皮囊包裹在华美的长衫下,但很多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死去,因为她感到她的灵魂正飘荡在无人摆渡的荒原之中。

下一个,谁会是她灵魂的摆渡人呢?她摇摇头,再也没有谁了,她的那个曾经的摆渡人已经放弃了她,去摆渡别的女人。又一个娇艳如花、明眸皓齿的女子吧!也许是他的钱使那个女子拥有了明眸皓齿的笑容吧!但谁知道呢?一个不再年轻的,头有些秃、还有微微凸出的啤酒肚,给人一种油腻感觉的中年男子,除了身上的铜臭味,还有什么能够吸引那种活力四射、总想不劳而获的女子呢?但谁知道呢,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吧!年轻时张爱玲不也是爱上了中年的胡兰成,既然张可以爱上胡的才气,而那女子为什么就不能爱上她男人的财气呢?她有什么错呢?在这阡陌纵横的尘世中,他先是遇见她,成全了一段爱情故事;再一个渡口时,又出现了另一个她,于是,多情的他又去成全了另一个她,多么博爱、多么良善的男子呀!她又怎能去责备他呢!只能说,她与他今生今世,缘该如此吧!谁又该是谁的永远呢?没有,只有自己是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是自己的灵魂永远的摆渡人!

真的有些冷了,她交叉着双臂抱住了自己的胸,挡住了一些寒。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会替她遮风挡雨了,她只能自己靠自己了,尽管,这十几年的日子,她只会依赖他,但他不愿意再成为她的屋檐、她的港湾、她的袍子。他无情而又厌恶地抖了抖,真的把她当成了一只虱子,把她从他华丽的袍子上抖落了下来。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她知道一切的吵闹都无济于事,一个变了心的男人是留不住的,吵闹是不会伤到他的毫发的,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离婚的理由:“看,这样的疯狂的女人,我受够了!”说完,狠狠地、光明正大地、甩袖走了,留下竭斯底里的她。吵闹只能使自己更加难堪、伤上加伤,那又何必呢!

早就有所闻了,只是他没摊牌,她也没捅破,直到那女人生了孩子,想要名分时,他提出了离婚,理由是他不能辜负那个女人。当时,她很平静,冷冷淡淡地看着他,一声不吭。面对着他言语的流利,理直气壮的要求,她没有答应,也没拒绝。她平静的脸写满了讥讽与嘲笑,反使他有些慌乱了,他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了,他烦躁地抽起了烟来,她冷漠地说:别在我家抽烟!”一句话,使他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似的,“好、好!”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十分顺从地熄灭了烟头,但她又闭口不再说话了,于是他就抓起了头发,最后只能说到:你再想想吧,毕竟这样太突然了,我能理解的!”于是他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走了,十分的狼狈。不过,他走后,她却虚弱得气若游丝,直接瘫倒在客厅的红木茶几边。这套红木茶几,是十几年前,他们手牵手逛街时一起看中的,只是太贵了,买不起,后来他有了钱,便把它们搬了回来,她还清晰地记得搬回这套昂贵的家具时,他看着她,骄傲地说:“说吧,还想要什么!”她扑入他的怀里,撒娇着说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他和他们的孩子,那时他们的女儿已满周岁了。一晃眼,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女儿也被送到国外念书了,偌大的房子,只留下一个她,幽灵似的飘荡着。

后来,他又来了几次,可能被那个女人逼得走投无路了,最后他跪在了她面前。在家中的客厅里,她坐在红木椅上,平静地抬着的头,十分漠然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的男人,绣着梅花的白长衫把她衬托得异常的典雅与高贵。

“好吧,算我可怜你吧!”看着他的可怜样,突然,她的心一软,不知觉地从口中吐出了这句话,话刚落音,连她自己都呆住了!那一刻钟,她才明白她还爱他,还心疼他,她不想折磨他了,既然这样,就成全他吧!她觉得自己的腮边有些凉,伸手一抹,原来是泪。泪水是怎么流下来的,她都没感觉到,因为她的心太痛太痛了,这撕心裂肺的痛把所有的知觉都盖住了。

离了婚后,她并没有象小说里所写那样:遭遇离婚的女人突然间变得自強自立起来。而且她时常会陷入一种莫名的虚无的状态之中,她变得极其地厌倦生活,也许这就是一种“存在之虚无的表现吧!现在她似乎能够理解叔本华的那句话了:人注定要徘徊在焦虑和厌倦这两极之间。她知道她想摆脱这种厌倦的生活状态,还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毕竟她不是无情无心无肺的人。

她时常徘徊在自家的阳台上,阳台上没有防盗网,她会倚靠栏杆上往下看,三十层的楼高,这样跳下去,一定会象燕子一样轻盈,但她知道她不会跳下去的。

“去加件衣服吧!”她喃喃自语着,“别着凉了,寒冷的冬天很快地就会过去了,再一年时,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没什么大不了的,慈悲的生命,华美的袍,难免会爬满了虱子!

余生,她必须好好地活着!她想着,转身便向屋内走去。

2017、12、4

山东省癫痫病医院评价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是什么
云南癫痫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