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悦动车怎么样 >> 正文

【看点】根 宝(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倒霉事全让根宝遇上了。

前几天碰伤脚趾还没消肿,傍晚背柴下山,又磕掉半颗牙。这个虎头虎脑的愣头青,虽才十五岁,却是家里的顶梁柱。爹六十岁有了他,娘在他三岁时病逝,是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省吃俭用也找先生教他读书认字。使他懂得许多道理。父子俩相依为命。见老爹干活回来咳嗽,咳起来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眼睛迸泪。夜里咳得更凶,睡不好觉。根宝便让爹少操心,竭尽全力挑起家庭的担子。爹病了,没钱医治。心里急呀!

他在路上走着走着,见地上有包东西,以为是牛粪,用脚一踢,有点重,拾起一看,竟是元宝。心想掉元宝人肯定急疯了,便四处张望,到小树林里游荡,等了半天,无人来寻,便拿回家。爹很高兴,换成钱去看病。吃药不咳嗽了,又置买土地,盖新屋……他好开心,笑个不停——笑醒,原来是个梦!

根宝没忘梦里的情景,忍不住苦笑。鸡没叫,窗棂还暗着,便摸着登上裤子爬了起来。脸没洗,便去挑水。星星眨着眼睛,有人已撅筐拾粪。井离家远,金根忽闪着扁担,小跑似地连挑三担,把水瓮装满。

东方放白,开始有一丝红光,根宝不想再等。舀瓢水到瓦盆中,胡乱抹了几下脸,到锅内摸只冷玉米饼,到咸菜缸里捞只胡萝卜,啃着。没有惊动爹,担起两只昨夜就捆扎好的大瓦罐去赶集。

扁担是传家宝,光滑油亮,拿着轻,却结实。更神奇的是有弹性,能随着脚步节奏弹跳,舒适,省力。根宝仗着扁担好,特地把两大罐油加满。油是家里不舍得吃积下的。为了给爹治病,根宝豁出去了。

到镇上要翻过两座山,过四条水沟,羊肠小道要走三十多里。远路无轻担,山上地势不平,不能歇。弯来弯去,岩石多,又怕摔碎。一百多斤重分量压在肩上,小心翼翼移着步子。起始,根宝依仗着老辈留下来的扁担,不当码事。越走越觉得自己逞能。扁担的优势无法发挥,走不远便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不时有野兔窜过,还看到刺猬跑,树杈上竟有比铜盆还大的鸟窝……若平时,根宝绝不放过。要追一阵,玩一阵,玩个痛快。挑着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巴巴地望着。

好不容易走下山,路略好一点。趟过两条大河,拣平地搁一下担。两只肩膀压得肿老高,火辣辣地疼。根宝索性脱掉衣服,赤起膊。走到河边,用手在流沙处挖一穴,很快便有水渗入,根宝撅起屁股便喝。喝完,把衣服往肩上一搭,挑起担子继续赶路。又走了二十多里。

到集上,太阳已老高。街上全是人,有卖的,有买的,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后街有专门收油的,根宝挑担过去,排队不长,很快便过秤卖掉了。

肩膀压出血还在流淌。根宝连忙披上衣服,一手握扁担,一手拿着八千五百七十六元卖油钱,给爹治病不愁了。心里高兴,忘了疼痛!

经过六七小时的奔波,根宝肚子早叽咕了,镇上赶集人不少,炸面鱼,擀面,烙饼,牛羊肉……河岸边摆出许多饮食摊,卖什么的都有,棚子里有不少人在吃喝,喝着肉汤,啃着骨头,说笑着,浓郁的香味直冲鼻孔,馋得根宝口水直咽。他不舍得花钱,咬咬牙,花一元钱买两只火烧,边咀嚼边看光景。

店旁边有个池塘,水很清澈,映着蓝天白云,七八只鸭子在里面游来游去。根宝真想跳下去,扎几个猛子,洗掉身上的汗臭热气。又怕丢了钱和扁担,只好断了念头。

不远处,围着一堆人,根宝好奇地走过去看热闹。人很多,钻进去一看,地上铺一层黄色绸布,上面摆几支根样的东西,被玻璃压着。透过玻璃罩,见无数根须密密麻麻连成一体。根宝觉得稀奇,眨巴着眼睛,问:“这是什么?”

没人理他。只听几个岁数很大的人在窃窃私语,声音很低。根宝竖起耳朵听,生怕听漏什么。

一个留八字胡戴眼镜的老头说:“我闯关东十几年,整天钻山沟,十天半月挖到一棵已经很不错了,老远就吆喝:‘棒槌!’赶紧用红线系起。拿出工具,先从周围挖,生怕挖断根须。挖得再完整,却无法与这相比。想不到在老家见到真宝贝,在东北也值老钱了。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

根宝才知道是人参。根宝瞪大眼睛,仔细看。见上面根须无数,都用红丝线绑着,显得很珍贵!

一个戴礼帽,穿马甲的老头说:“既然宝贝难得,你通融一下。行个方便,借钱给我,别错过机会!”

那戴眼镜地说:“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也不想错过。野山参大补,吃了身体强壮了,什么病也没了。不上医院,不求医生。什么痨病,肝炎,通通全好,百病全无。”

一个年轻的小伙问:“掌柜的,便宜点吧,不能要一个是一个,再落价吧,求你了!”

被称作掌柜的是个秃顶中年人,他严肃地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你们走南闯北都看见过,像这样完美的野山参,没有几十万,免开尊口。现在只要一万,是家有急事,想鼓捣几个钱。要不,我宁可留着,决不会卖!”

那戴礼帽,穿马甲的老头说:“求老板暂时留着,我回家凑钱。千万别让别人买去!”

掌柜地说:“那你抓紧,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快去快回,我不会在这一直等。”

那人说:“好,千万别卖!”没等掌柜答应,便匆匆而去。

又有人凑上说:“掌柜的,我也去取钱。也给我留着……”也小跑似的离开。

根宝看着,心里犯起嘀咕:“野山参是好东西,大家都喜欢。他们说话我听到的,还能错?爹若吃上这么大补宝贝,身体很快会好,有力气,就不会咳嗽,也不用求医买药了……”根宝抱着扁担动起心思,攥钱手渗出汗水。手里还有八千五百七十五元,还差一千多才够一万……

见人渐渐少了,不少观望的在交头接耳议论,都说“太值。”

根宝不想错过机会,便凑到掌柜身边问:“能不能再便宜些?”

掌柜的斩钉截铁地说:“要便宜我不会等到现在。不能再便宜了。别啰嗦,有钱就买,没钱走人。反正几个人回去取钱,很快就回来。”

根宝说:“不知这野山参对咳嗽可能医治?我爹整天咳嗽,身体眼看着瘦下来,真叫人心疼……”

掌柜的说:“要说治病,人参不是药。但什么病也能治。身体好,病就不上身。可说是延年益寿,百病全除。”

根宝说:“我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身上只有八千五百多元,你可怜我吧,让我尽孝心吧!”

“你尽孝心,我亏大了,不行,回家拿钱的很快会回来,谁先来就卖给他。”

“掌柜的,卖给我吧,求你了!”

掌柜的被他缠不过,说:“从小能想着大人,孝顺难得。罢了,谁叫我心善,少就少点吧,你把钱给我,宝贝归你。在他们来前赶紧离开,免得争执。”

根宝见掌柜答应,很高兴,忙把钱递上。

掌柜的把钱数好,装好。又将人参用布包起,装入身边的木盒中,又细心包扎好,递给根宝。

根宝拣到便宜,非常高兴,扛起扁担,提着小包,蹦跳着往家中奔去。

回到家,把包呈给爹爹,滔滔不绝地讲述了购买过程。爹爹很是感动。觉得孩子真是长大了!懂事了!

爹爹兴奋地到处夸儿子,博得一片赞叹。也惊动郎中登门来看究竟。

郎中是邻村的,中医世家后裔。虽说快八十了,依然耳聪目明,很有名望。

根宝毕恭毕敬地将买回的野山参递给他,想炫耀自己的收获。

他戴上老花镜,拿到阳光下,边看边嗅,慢慢剥皮。剥得根宝心疼,但又不好意思阻止。

郎中瞧了一会,摇着头,果断地说:“拿芫荽根冒充野山参,你被骗了!”

此话一出,如雷震耳,像对根宝当头一棒,忙问:“不会吧?那么多人会认错?”

“嘿嘿,那些人是托,在演戏给你看。你上当了!”

“啊!”根宝大吃一惊,捶胸顿足,瘫倒在地,咬牙切齿地跳起来要去算账。

他爹和郎中连忙拽住他。劝他说:“去也没用,人早跑了。即使不跑,你身小力薄的,也奈何不了他们。”

根宝不死心,说:“钱来之不易,不能白白葬送,拼命也想找回来!”

郎中安慰他说:“骗子周密策划,早有预谋。钱到手岂肯吐出来?何况你是小孩子!”

根宝无心听,说:“爹还指望这钱治病呢!”

郎中说:“急不解决问题。病我先给你看着。先一步步来,镇上我有认识人,先帮你打听,待有眉目再说!”

郎中答应为爹看病,根宝很感激。想想被人骗去这么多钱,真像挖他心肝。抑制不住嚎啕大哭。

两罐油跑五十里换回几根芫荽根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了山村笑柄。根宝走到哪,便有人议到那,惋惜地感叹:“一笔巨款呀!”

不管认识不认识,总有人指手画脚,当面问:“农村芫荽根三岁孩子也认得,你怎么就不知道?这么多钱,起码要好好检查、嗅一下,认准才能付钱呀!”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真是扶不起的刘阿斗。”

“读书读到狗肚子了。还不如睁眼瞎的土包子!”……

开始,根宝被嘲笑得面红耳赤,颜面扫尽。噙着泪,耷拉着脑袋,觉得背脊发凉,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几天不吃不喝,经常偷偷啼哭,懊恼不已。

爹看着心疼,安慰说:“你孝顺,凡事想着老爹,爹没白疼你。你是好孩子,爹不怪你。刚踏入社会,人心复杂,今后要多长个心眼!”

日子一长,根宝习惯了,有数了,不蔫了,重昂起头。别人提起,他一笑了之。若无端指责,便反唇相讥:“老子有钱,爱买,我愿意!想买还没人卖给你,气死你!馋死你!”

顶撞几次,再无人敢揭伤疤。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癫癫痫病北海哪里治
广西癫痫病最好医院
癫痫患者该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