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选择投资基金 >> 正文

【笔尖】中秋轶事(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后天是中秋节了。以往过这个节的时候,按当地习俗,他们全家都要趁放假回娘家住上一天,丈夫双手把住摩托车在前面开着玩笑,她在身后抱着男人的腰开心得大笑……

让胖嘟嘟的儿子提着月饼,刚到娘家门,儿子飞快地跑到外婆身边又亲又搂。

“婆婆,中秋节快乐!”很奶气的声音。

可是今年,丈夫好像没事一般,刚回来就走了。她想,是忙得忘了。

他们白手起家,他是家中独子,因父亲是个生意人,那些年生意好做,但后来的一次投资,却被骗子骗光了积蓄,当儿子要成家的时候,早已负债累累。

为了给父亲还账,婚后两人什么都干过,吃尽了苦头,终于把帐还清的时候,她已人老珠黄,青春不再,而丈夫后来的事业才刚刚开始。

经过几年打拼,丈夫做了企业老总,慢慢的应酬多了,即便在一个城里,也借口醉酒不回家,后来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说是住工地。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里,她经常半宿难眠,每晚都要凌晨两点后才昏昏睡去。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儿子被奶奶接去,说是想念孙子,无可厚非。

她是被一个梦惊醒的,醒过来已是日照中天。仔细回忆梦中情景:她在某个地方等丈夫,丈夫似在又不在,模糊的影子,很多东西带不走,需要帮助,丈夫却迟迟不露面,她心里很失落。

很奇怪做了这个梦,一查是不好的预兆,难道夫妻俩的感情会有变故?她极不情愿地想。

作为女人谁不怕婚姻出状况?这无疑是给自己一种心理暗示。

她开始上网,聊天打游戏,结识了一群网络朋友,每天聊到半夜,暂且忘却烦恼。现实里却没有一个朋友。

她家每年都请春客,那天有外地回来的兄弟,亲戚朋友,在酒店包了两桌。

正待开席,丈夫的手机响了一下,坐在旁边的她猛然看见丈夫手机上有句话:“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我们的心却……”这是信息提示,一晃而过,丈夫把手机握得紧紧的,其实他的手机从未离身过,即便有时忘了也急忙返身拿走,上卫生间也不忘带着,从不让人动他电话。

她发疯了似的从他手中夺过手机,终于看清全部内容,然后哭着跑开了,随后追来的丈夫把她拖上车,她愤怒地厮打着,逼问着,他终于承认外面有了女人。

当场哭得天昏地黑,许久积蓄的猜疑和愤怒终于在一时间内全部爆发,泪水似滔滔大江泄洪,她的五脏六腑似要掏干扒尽,也许此生再也没有比这更凄惨的哭泣……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该怎么办?泪眼模糊的质问丈夫:“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离婚,怎么离?”

“从没想过这问题,也不会离婚。”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使她更加愤怒抓狂,她打开车门冲上了公路……

宁可玉碎不可瓦全,是她一贯的尊严,丈夫的玩世不恭无疑整个毁灭了她的人格,她不明白男人为何要跟畜生一样不讲道德,不顾廉耻。

她正要扑向一辆直冲过来的出租车,男人在背后一把拖住了她。她反身撕扯着男人,不要他管,嘴里并说要为他腾地方。

“要死也别在我面前死!”男人吼了一句。

这句话彻底把她击倒了。突然感觉整个身子被抽空了,什么都没了,连同尊严。原来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她想要的最基本、最简单的爱情和幸福却是这世上从没有过的!难道,从一开始都是错误的?!

接连几天,除了眼泪还是泪眼,沉闷使她无法在家安睡一晚,终于忍不住离开了家……

离家的日子,她找了份工作。这期间她几乎崩溃,每天以泪洗面,人已瘦得不成形。男人后来找到她,生拉活拽的把她拖回家,说跟外面的女人断绝了联系。

她半信半疑,但是,从此羞于在男人面前脱衣换裤,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一堵墙。就这样维持了半年,结果他继续在外彩旗飘飘,而家里红旗却倒。

甚至有一次,她从超市买东西回家,在公交车上远远看见丈夫跟一个女人一前一后走着,丈夫不时回过头往后面看,她正感觉奇怪,发现他们同时站在一家商场门口,丈夫对那个女人说着什么,后来的他的举动更让她膛目结舌,丈夫正在递给那个女人银行卡……她看呆了,等到她想起下车去质问丈夫的时候,公交车却开走了。回到家,问他在大街上给一个女人银行卡怎么回事,回答说去修手机要给人家工钱。很显然,这个谎言漏洞百出,修手机怎么都用不着给别人银行卡的。

她为此跟男人吵打过多次,也曾借酒发疯与他发难,她想离婚他却不离。俩人从原来的在乎,到不在乎,甚至她已经害怕他回家……

中秋已过了两天,丈夫回家了,换了一套白色旅行服,包括鞋,全身簇新。

给他洗衣服的时候,发现衣服的袖口是粗劣的人工挑边。卖衣服的地方有机器扎边,从没有人工挑边的,毫无疑问,这次出去是跟情人旅游了才回来。房间里腾起一股火药味。

“卖衣服的人还帮你挑袖口啊?”

“还别说真有人挑边。”

“有人挑边也会有人洗衣服呀!还回家洗什么?以后就别回来了,老娘不是你请来的保姆,要请保姆也是外面的!”她说,随手把衣服向他扔过去。

“这个家是老子的,你叫不回就不回啊?要滚也是你滚!”

“我滚了的,是哪个王八蛋把老娘硬拖回来的?拖回来就是为了给你做保姆吗?”

“你少在那儿骂人,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你也不看看你像个啥?怪死难看……”丈夫的怒气也被激起。

一听此话,她脑海里浮现出打工还账的年月,丈夫对她说过的话“此生永不负你,如有违背,我不得好死”,而今斯人已变,情面全无,她的生活已完全被毁。这一切,全拜眼前这个禽兽所赐,长久的压抑使她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扔在地上的那身白衣服分明在向她示威、挑衅:“你再好强,怎么也被我欺负?活该……”

她上前几步,双脚踏在衣服上不停地踩踏:“我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

“你想挨收拾!”男人火冒三丈。

“那就来呀!”她不甘示弱。

男人一耳光扇过来,并把她一掌推开。她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人已倒退几步。待回过神来,直冲进厨房,回转身来手里多了把菜刀,她疯了一样砍着地上的衣服。男人扑上来夺过刀,一把扯住她头发,摔倒在地上,再一脚踏上,接连把她的头往地板上撞,再踢上几脚。

“狗日的,让老子不好过,找死!”起身骂骂咧咧的开门出去,门被“嘭”的一声关在身后。

她的额头在地上撞了个大青包,第二天完全变成紫色,视力变得很模糊。

接连几天的输液使她口鼻都有一股尿酸味。她想,这条命不久矣!晚上,再一次坐到了电脑前,跟网友一一告别,以前告别时发个摇手的笑脸,今夜却用一个骷髅。

她早就存下不少安眠药,以前去医生那儿说自己睡不着,每次医生只给她开一次的剂量,但她从来不吃,全部存在一个瓶子里。

现在,她要把瓶里的安眠药全部吞下去,然后躺上床,好好一觉睡过去吧,她想。

如果早知道这么快就要离开,还不如快快活活的生活,不为情苦,不为人忙,她想,突然想起母亲,眼泪直往上涌,拿着手机却看不清母亲的号码,抹了把泪,拨出母亲的号码。

电话通了:“喂……女儿呐?我也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在做啥子?”

听筒里传来母亲关爱的声音。到底是母女连心呐!她差点没忍住,哽了半天,还是发不出声音,母亲着急的在那边:“说话啊?喂……喂……喂……”

由高到低的声调,这是她在世上听见的,也是最美的声音,恋恋不舍地挂了。

渐渐地她感觉意识已经模糊,但脑子突然清晰起来,摸到床头有个本子,再摸到一只笔,写下一句话:如果有来生,我宁愿选择健康的活着不选爱情,爱情——太奢侈!

她闭上眼的那一刻,下弦月正斜照着她的窗口,像要看清屋内的一切……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傍晚,耳边传来母亲嘤嘤的哭泣。

原来,她昏睡过去的那个夜晚,儿子吵着要回家,也许母子连心的缘故,做奶奶的带着孙子敲门,却无人回应,四处打电话也找不到人,叫来开锁的师傅打开门,却发现儿媳在家人事不省,急忙送她进医院。

可是,奶奶却突然接到另一个电话,说她儿子出了车祸,老娘一听这噩耗,当场晕死过去……

事情其实很简单,她丈夫想趁中秋跟情人在外浪漫,自驾游名胜,却改不掉平日的恶习——饮酒,那天俩人玩得非常高兴,在一个夜市喝了不少酒,然后又趁酒疯把车开得风快,在一个急转弯迎面过来一货车,灯光非常强烈,男人眼睛受刺,一个方向打错,轿车翻下山崖摔得粉碎,女人被甩出车门,当场毙命,男人却被方向盘夹住,失血过多,送到医院时,早已断气……

母亲声泪俱下讲完所有经过,连连说着活该的时候,她感觉已经过了一个世纪。这个中秋注定不平凡,不论爱恨情仇。

中秋的月儿又缺了,却照样亮晃晃的挂在天上,她想,一年四季中,月圆的日子少得可怜,是不是人的命运注定缺陷多,圆满少呢!自己不就是那一轮缺多圆少的月亮吗?就这样活着吧!

原发性癫痫治疗方法是什么
治癫痫四川那家好
青少年的癫痫病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