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曲阜青年旅行社 >> 正文

【流年】“一副小药”李心明(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948年的一个夏日。李心明做梦都想不到,他去桑树林后岗子的树林里砍柴,竟然遇到一个从前线溃散下来的国军伤兵。这伤兵浑身是血,衣衫凌乱。瘦小的躯体,蜷缩在树丛里,嘴唇干裂,奄奄一息。李心明心想:怎么办?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是管还是不管?

李心明本是桑树林王府的伙夫,因为干活卖力,脑子灵便,又被东家派到省城的商铺上做了伙计。买卖上的事情多,李心明很久没有回老家了。时近中秋,店铺掌柜特意准他五天假,让他回乡下桑树林家中看望年迈的老母。

李心明到家后,每天起早贪晚为老母洗衣做饭,修缮房屋,打理菜园,忙得是不亦乐乎。这一天,是回家后的第三天。李心明看家里的柴禾不多了,他想趁自己在家这几天的工夫,为老母多弄些干柴备着,以免过后老母自己受累。一清早,天刚麻麻亮,李心明就拎起砍刀、绳子,直奔村后头的岗子里走去。穿过一片坟丘座座,石碑林立的乱坟岗,是一处洼地,那里杂草丛生,林木茂密,平时很少有人光顾。李心明在家的时候,曾来此处打过黄鼠狼,知道这里有多年的朽木及干枝枯叶。他想在这里给老母砍一些不需要晾晒的干柴回去,这样,老母就可以不分时机地烧饭了。可哪知,柴禾还没弄上一捆,就发现了这个血肉模糊,几度昏迷的士兵。开始,李心明还以为自己发现了野兽,因为这里时常有野狼、狐狸等动物出没。待他他走近定睛一瞧,才惊讶地发现那是个人呐!

通过一番挣扎,李心明原始的本能还是占了上风。管,一定要管,那必定是一条生命啊。哪怕不给东家扛活计了,倾家荡产也得管呐。李心明决心已下,便背起那伤兵就往家里赶。到家后腾出里间屋子的一铺北炕,安顿好伤兵就开始四处寻医淘药。待那伤兵昏死几天后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老乡的茅屋农舍里养伤,还有一个叫李心明的人和他老娘无微不至地照顾,十分感动,并千恩万谢。原来,这伤兵是两天前秀水河战役中被打散的,老家也是山东人,名字叫程发贵,是李心明祖籍的出生地,被抓壮丁从了军,家境贫寒,同样是穷苦出身。李心明深知这伤兵程发贵的伤势严重,一时半会好不了,把他扔在家里,老娘自己也伺候不了,救人救到底,帮人帮个活,毅然决定托人给省城的店掌柜捎去口信儿,辞掉了伙计的差事,在家里专心为救治伤兵程发贵,四处收集药方,采集中草药,利用私塾学的几年书,苦读医学药典。经过李心明认真细致地调理和救治,伤兵程发贵的伤势不到半年就已经痊愈。

李心明送走恢复健康的伤兵程发贵,程发贵依依不舍,感动涕零,决心不再归队,不再充当民国炮灰,回老家下田种地,孝敬父母,过安生日子。事情做到这,李心明本以为事已至此,该告一段落。可哪知?李心明做好事不张扬,精心护理救治伤员程发贵的事情,被桑树林的老百姓传了个遍。周围十里八村的人,只要见了他李心明,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他,好人一个。而且,还经常有人问他,那国军的士兵程发贵那么严重的伤,能起死回生,你是怎么给弄好的呢?他总是笑着说道:没啥,就“一副小药”的事情;这李心明也没听说他学过什么医术啊?“一副小药”是怎么来的呢?莫非他是华佗再世?人们好奇。从此凡是有人见了李心明,都称谓他“一副小药”,好像他天生就应该叫这个名字一样。

“一副小药”的名声,越传越大。尤其在这缺医少药的乡下,更是成了宝贝。人们都把他“一副小药”李心明,当做救死扶伤的神医郎中。方圆数里,谁家要是有个病患伤痛,不分早晚都要请他上门诊治。“一副小药”李心明出于人道,根本没想到要收费的事情,他说自己也不是科班出身,行医治病不是他的本分,那是因为不忍心看到那些乡亲,因为病患在水深火热之中苦苦挣扎。可日子久了,人们考虑到他的生活,还是尽量给他扔下些小费,有多多扔,没有少扔或不扔,“一副小药”李心明无奈也只好收下些本钱,他说自己从来没想靠这行医养家糊口。

事情这样持续了好多年,“一副小药”李心明虽然辛苦,心里还是蛮开心的,能为自己的乡亲做下点好事,也是自己最大的快乐。真可谓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啊。

可这种情况,却有一天被一位桑树林本村的一位妇人打破了。那妇人,夜里发现自己家孩子突患感冒发烧,去“一副小药”李心明家中,想请他治病。她先是在门口敲门,见没有人答应,那时“一副小药”李心明的母亲,年事已高早已不在人世了,“一副小药”李心明自己生活。此时,他正在里间屋子里忙着碾磨药剂,旁边正好摆放着一只人的颅骨骷髅标本。见此情此景,那妇人吓得惊恐万状,立马逃之夭夭。从此,那妇人逢人便讲:“一副小药”李心明,是在用死人的脑瓜骨碾磨药剂,太晦气了。此消息一出,便没有人敢来请李心明到家中看病了,怕沾上邪气。甚至有人跟风传说,怪不得经常见“一副小药”李心明三天两头往村北头的乱坟岗子里跑呢?原来他是弄死人的骨头做药材,既然这样,那谁还敢用他的药呢?

“一副小药”李心明,对大伙地风言风语,开始是不以为然,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地了呢?只要他听说街里哪家的孩子病了,老人不舒服了,都照样主动上门送医送药。可哪料想,“一副小药”李心明前脚刚走,后脚人家就赶紧把他的药扔得远远的,生怕带来不祥之兆。再后来,谁家就是真有人患病了,宁愿请巫医跳大神驱邪,也不愿找他“一副小药”李心明看病了。“一副小药”李心明只要抬脚进了谁家,人家就赶忙说,没事,病已经好了,不用瞧了,将他拒之门外。

“一副小药”李心明是一个争强好胜,自尊心很强的人。对于大伙的这种鄙视地举动。看在眼里,有话还说不出,只好放下行医送药的义举,去刚刚成立的人民公社的下三层组织,生产队里参加生产劳动。生产队长看“一副小药”李心明年事已高,就分配他去喂牲口。喂牲口的活“一副小药”李心明一干就是十年,他兢兢业业,起早贪黑,摸准了每一口牲口的习性,经过他喂食的牲口从来都没生过毛病。

一九六九年。这一年,正是文化大革命的第三个年头。为了教育广大的人民群众,将斗、批、改的运动进行到底,劳累一天的人们,晚上又开始学习政治,并展开忆苦思甜今昔对比讲用会。

“一副小药”李心明,是所在生产队里的长者,解放前又没少给地主、资本家扛活。所以,给生产队里的社员和一些城里来的知青,讲忆苦思甜,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他的身上。

天黑蒙蒙的,灰暗的吊灯泡,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慵懒的光亮,正挣扎着从里面挤出来。男女老少的社员们,东倒西歪地坐在生产队的大炕上。公社来桑树林蹲点的工作组和队长都为此次会议做了开场白。尔后,轮到“一副小药”李心明开始忆苦思甜发言了。

“一副小药”李心明说:“哎呀,要说那万恶的旧社会呀,我可是有深刻的切身体会。你说,解放前我竟给地主老财扛活了,什么不知道呀。记得有一次,我给在地主家地里干活的长工们送饭,因为那时地主家的地离村子都很远,我们做饭的人,每天做好饭后都要给干活的人送到地里去吃,要不干活的人来回跑,耽误工夫,也着实费劲。那一天,天气特闷,看样子,老天好像要下雨,结果它还不下,就是憋着让你喘不过气来。一早上东家就跟我说:天气太热了,大家身体消耗得大,让我弄点好的给大家吃。东家说完,我忙乎了整整一个上午,做了高粱米干饭,盐豆子,猪肉顿粉条子,再拌个拍黄瓜,菠菜汤,给地里干活的人送去。说实在的,饭做好后,我自己都没顾上尝一口,就直接给地里的长工们挑走了,一路上,我闻着饭挑子里的肉味,馋得直流口水,也没敢动一口。心想,等到了地里和大家一起吃吧,我虽然是个伙夫,做饭的,有这个方便条件,但也不能先开这个先列呀,人要讲个本分,要不那还算人吗?……”

“一副小药”李心明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即被队长给制止了:“李心明,你的话讲错了,这哪是忆苦思甜呐?”队长俯下身子,凑近“一副小药”李心明的耳边严肃地小声提醒他。因为,当时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天天搞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思想领先,老百姓的日常温饱还都是个问题。

“一副小药”李心明领悟队长的意思后,猛拍大腿:“哎呀,你说我们后来才明白,我说那地主老财怎么那么舍善呢?原来他们是想活活地把我们撑死呀。”

通过这次忆苦思甜讲用会后,“一副小药”李心明被工作组彻底政治调查。他在解放前救治过国民党伤兵的事情,也被彻底地端了出来。原来这“一副小药”李心明是一个不择不扣的阶级敌人——坏分子,他妄想为拿枪的敌人和不拿枪的地主老财鸣冤叫屈,向革命群众宣扬剥削阶级的仁义礼智信。真想不到,“一副小药”李心明,竟然潜伏得这么深,简直是埋在革命群众身边的定时炸弹啊。

“一副小药”李心明,从此走上了,每天被批斗,被游街,被武斗的痛苦不堪之路。就在一次桑树林的全村批斗大会上,“一副小药”李心明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又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遗臭万年。

1979年,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发展生产力为主线的春风吹便了祖国大地,不再以出身成分论英雄,不再搞阶级斗争,不再搞人整人的把戏,桑树林走上了真正富裕的道路。

这时候,一个人,一个桑树林老一辈最熟悉的国军伤兵程发贵也在老家得到了解放。为了感恩“一副小药”李心明当年的救命之恩,特意从山东来到了桑树林。可他一来到桑树林,知晓“一副小药”李心明,因他的事情被折磨致死的噩耗以后,暴哭了三天,并下定决心以后不走了,在桑树林为含冤至死的“一副小药”李心明守陵看墓。

云南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有没有遗传性
请问癫痫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