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汽车空调安装视频 >> 正文

【酒家】痕(征文小说)_12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闵雪丁吃过饭,碗往地上一扔,手掌在嘴角两边一推一抹,说,逑的,男子汉吃饭三扒两咽,婆姨吃饭嚼得屎渣子滥灒,看你磨逑的,来一锅子!他扔给我一支烟,然后把烟盒捏吧捏吧随手扔进碗里。他习惯饭后不洗碗,打饭的时候就近在食堂的水池里那么简单地一冲一涮,并还常常嘲笑我,吃屎(知识)分子就是毛病,又不是猪食槽,洗啊擦的,麻烦不麻烦,像逑个婆姨。啪,他给自己点着烟,深深地吸上一口,眼瞅着我的嘴,打火机依旧捏在手里,待我放下饭盒,啪,一股火焰就直冲鼻子射了过来。

闵雪丁向我示好是最近的事,不然他也没耐心看着我细嚼慢咽五分钱的白菜帮子,按现在的话说,叫有求于我,他为了那点说不出口的爱好,我已经连续抽了他好几回烟了,而且每回都是两毛九的天津海河。海河比不得凤凰大前门,但比前进黄金叶又上了一个档次。他还是看着我,还是那么蹲着,脊背抵在墙上。他喜欢蹲。外面蹲,屋里蹲,工间休息也蹲。这蹲来蹲去的,在侯保国那里蹲出事来了。

侯保国的媳妇八月份来队探亲生孩子,侯保国托人从外地买了两把椅子,说是结婚时屋里空空的,没家具,等送媳妇和孩子回家的时候带回去。孩子满月,侯保国叫几个人去喝酒,小屋子满了,像装了土豆的一个麻袋,鼓囊囊的。闵雪丁是支部委员,当然应该和班长一起坐在上首的椅子上。椅子是暗红色的,透着难得的喜庆气。闵雪丁高兴,两杯酒下肚,长方的大脸膛就和椅子一个颜色了。班长咂咂嘴,嗯,好酒,这河南红苕还真是好劲道!两块钱一瓶,侯保国说,吃,吃,东北味的猪肉炖粉条,我学的。席间侯保国敬了三回酒,闵雪丁都说一句话,看你猴逑能的,这么漂亮的老婆咋逑弄的,意思是怎么骗来的,说着话,眼睛就直往床上踅摸。月婆子的确长得不差,红嫩的亮脸盘子,柳眉凤眼,笑起来娇媚含羞。闵雪丁于是酒就喝得很带劲。不知不觉,闵雪丁就蹲在了椅子上面,蹭来蹭去,说话时高声大嗓:猴逑是俺这拨人里的人精,看能逑的,看别(人家)这老婆!屋里酒气烟气弥漫,孩子哭了。闵雪丁说,走逑吧,烟把娃娃熏的,鞋底往下一哧溜,椅子坐面的边沿就应声裂掉了手指宽的一条子。侯保国嗨了一声,说,椅子是坐的,看,这,十三块钱一个,嘴里砸吧个不停,眼睛向媳妇无奈地瞅了又瞅,媳妇已经背转了身子,哦哦地哄孩子呢。班长说,陕西人有凳子不坐蹲起来,你逑是个宁夏人,咋也走站地装个大头钉?赔赔赔,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闵雪丁不由得又往床上看了一眼,说,逑,啥逑椅子,有了钱给你十三块,像逑个黄毛丫头,没一点扛势,还没咋呢就散逑架了,点了一支烟出门走了。后来闵雪丁说,啥叫个逑胀鼻子囊(满足舒服)?就猴逑家那回,那酒,那婆姨……那个受嚯(舒服),他妈的,吃屎(知识)分子(侯保国的媳妇)就是不一样,就是……重重地咽一口吐沫。发了工资,他没吃饭就去给侯保国送椅子钱,我想他是想借赔钱的机会,再喝两杯河南红苕,再近距离看看当老师的侯保国的媳妇。不料侯保国的媳妇说啥不要,却也没有给他好脸色。不要算逑,不就逑个老师吗,识几个字?牛屄哄哄(傲气熏天)的,我看还不抵逑(不如)你!

他这样说,是有他的道理的。

有一回班里三部推土机出去平井场,上面要求自带帐篷炊具,十天内完成任务,不想干到第五天时,一部车断了履带销子,一部车液压管喯裂,两部车随即瘫痪了,想要走出大山修理,那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事情,首先是没有那么方便的交通工具,即就是有,一个往返也得马不停蹄三四天。闵雪丁作为领队,一时一筹莫展。

当我用一个晚上的时间解决了难题,他便一再谢我,我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说,逑的,啥善啊利的,说你胖还就喘上了!我说不是喘,也就提前备备料,做个应急打算,省得抓瞎误事。他就笑,肩头上狠拍了我一把,能逑得你!回到驻地,他还又悄悄塞给我一包烟,是新上市的河北蓝盒子龙泉,两毛五一包。过后,在他嘴上老就挂了一句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他说着说着就说串了,“工欲利其器,先要善其事”,我少不得一次又一次纠正他。有时烦了,他就说,就逑那个意思,没谁听出来。当了副班长,这句话就成了闵雪丁的口头禅了,开会时,在他的“有个要求”中,必定要说这句话,且一定是说得铿锵有力,把我对那句话的解释,也同时一股脑儿端出来,揉碎,颠倒,支离破碎。平时的言谈,也少不了“其事”“其器”,应用的广泛性无处不有。

开班会政治学习,都要念报纸,一般都是班长副班长念,这是一种权利的象征。但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以至到我离开推土机班之前,念报纸几乎由我承包了。闵雪丁说,郭栋念,不懂的还能讲逑一哈子,听得也明白。念得多了,我也会偷懒,念出诀窍来。一个整版或半个版的报纸,我能在二三十分钟解决战斗,念说结合,强调要点,这样省事,记得住,念完就散会,爱干啥干啥,没有谁不高兴。不像有的班,一篇报纸念几个晚上,熬得人人精疲、个个力竭,上面抽查,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张冠李戴。闵雪丁这下话更多了,支部会上也说,郭栋那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吃屎(知识)分子,工作好,文化好,当逑个指导员戳不戳都有鱼(绰绰有余)。平时他见我经常翻那本棕色塑料皮的《汉语成语词典》,不免就好奇,从我手里拿过去也翻,翻一翻就问,这啥意思,我就讲给他听。几乎每一个成语都是一个故事,他就听得津津有味。往往是今天讲了,明天再讲,他记住了就用,生拉硬扯,囫囵吞枣。他给自己用了“胸无点墨”,给班长用了“夜郎自大”,给侯保国的媳妇用了“秀色可餐”和“一毛不拔”,给侯保国用了“沐猴而冠”。那是侯保国送媳妇孩子回家那次,他自告奋勇扛了他踩坏的那把椅子,眼望着侯保国戴了一顶藏蓝的涤卡帽子发笑,接着眼睛就没离开过女老师浑圆的大屁股,直到烟灰掉在领口里烫得哇一声大叫,方才如梦初醒。

开会发言,闵雪丁也用成语,诸如“一穷二白”、“旭日东升”、“艰苦奋斗”、“乘风破浪”……“十恶不赦”、“穷凶极恶”……这是用给美帝苏修的,“飞黄腾达”是在我到处机关当政工干事他帮我搬行李时说的。

闵雪丁知道我爱看书,就有意为我创造机会,比如上面安排政治学习了,他就说郭栋别逑出车了,在家把报纸弄好,晚上给我们讲。开大批判会了,他也说让我在家写批判稿准备发言,我说我宁可出车,谁眼馋谁来,他就吹胡子瞪眼,逑的,队里处里点名的,干逑我啥事,接着又悄悄说,傻怂,还有跟自在(逍遥)过不去的。他认为看看报读读书,一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大好事情。更有意思的是,一次开支部会,他竟然偷了指导员藏在被窝里的一本书。那本书无头无尾,可一看内容我笑了,那是我上初中时在学校读过的,名字叫《新儿女英雄传》,袁静、孔厥写的,郭沫若还作了序。他见我笑,知道是摸到了我的痒痒处,凑过来问,咋样?我不理他,他就说,看这臭吃屎(知识)分子,来逑,念一段子听听!我就给他念:

三月里,

是清明。

桃杏花开罢,

柳条儿又发青。

小蜜蜂儿采花心,

花心儿乱动,

嗯哎哟……

这时,闵雪丁多半会点燃一支烟悄悄递到我的手上,为的是不打扰我,让我专心念书。好心情、有兴趣,我会添油加醋,编几句酸话逗他,这下坏了,闵雪丁听得上了瘾,中午饭后,晚饭后,饭碗一扔就要我念。有时候念着念着,他会突然说,逑的,回家,他妈的,三个月没见个屄星星子了!尤其“牛大水勇气勃勃,温暖了杨小梅的心窝,两口子努力抗战,准是越干越热火”那段,还有几处男女情事等等,闵雪丁几乎难于控制自己了。他一骨碌趴在床板上,弓着腰,然后一只手往我裤裆里一抓,说,我以为你二异子呢?哈哈地笑,笑着笑着又说,开笼的包子满月的屄,那可是喧泛(松软)得很,猴逑这猪操的,一嘴攮到屎尖子上了!闵雪丁想到侯保国的媳妇了,于是感叹,羡慕不已。

同一部小说,上学期间读,和婚前婚后、参加工作前后读,感受大相径庭。从学校出来十来年时间,我没有读过任何小说,也没有小说可读,要说读过小说那就是浩然的《金光大道》和《西沙儿女》。

《新儿女英雄传》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曾经囫囵吞枣读过的《红岩》、《红旗谱》、《连心锁》、《烈火金刚》、《青春之歌》、《野火春风斗古城》、《水浒》、《三国》、《西游记》、《西厢记》……想起了文革开始的风风火火、铺天盖地的传单、标语、大字报。

到机关工作不久,百里之外的农业队指导员吴德庆因男女作风问题被撤职,队长被调离,只有一名副指导员暂时主持工作。处党委研究决定,准备在全处范围内挑选一名懂农业能吃苦的年轻职工当队长。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闵雪丁。他曾经说过,有啥好事别忘了他,我认为这对于他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

你如果能当上队长,我说,家属还可以提前办理农场户口,以后孩子上学都不愁了。听了我的话,他说,对呀,农业上那点子活,我从小就爪哇(干)得熟熟的,当兵说是坦克兵,事际上是种了两年菜,逑的,干,开这推土机怕是一辈子都不能“飞黄腾达”呢。这个成语他用得最准确。一连十数天,有空他就往我宿舍跑,我为他写了自荐书,很快处党委批准了,只是附加了一个条件,试用一年,干得好提干,干得不好仍然回去当工人,开你的推土机。

闵雪丁走马上任,到了队上就开了一个动员会,就职演说是我为他事先写好的,反复念给他听,教给他说话的先后顺序,叮嘱他再不能像以前班组开会那样说话,动不动“逑!干!头掉了碗大的疤”!那是武夫之勇,适合冲锋陷阵,现在你大小是个领导,要有点说话的水平。闵雪丁频频点头,兴奋得两眼放光。可是,当他面对一屋子叽叽喳喳的女人时,一下子全懵了,说了上句忘下句,后来干脆说,我是个粗人,没文化,会干不会说,逑!一穷二白算个逑!只要我们抱紧了干,“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轰,屋里笑炸窝了。他把苏联电影《十月革命》中瓦西里的一句台词搬过来了。当然他还用了几个成语,如“一心一意”、“火海刀山”、“钉是钉,卯是卯”啥的,也还用了铁人王进喜的“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还有《新儿女英雄传》里的“战斗伙伴”,还有那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领袖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秋上,农业队彻底打了一个翻身仗,产量比往年差不多翻了一倍半,瓜果蔬菜除了给劳动家属无偿分配外,机关食堂也还拉了几回。年终,农业队被评了“先进集体”,闵雪丁荣获“先进工作者”称号,同时也名正言顺地进入了干部序列。

“抱紧了干”,是闵雪丁的名言,其战斗效应与玩笑效应都很深入人心。领导讲话、职工交谈……但凡涉及到“团结”或是想活跃气氛,大都会选择使用这句话。有人见了闵雪丁,张嘴就是“抱紧了干”,接着低声说,注意身体!再接着又一本正经地发问,那么多“娘子军”,“抱紧了”咋“干”?笑声火爆炸开。

三年后,国家组建海上油田,大量需要管理人才和技术工人,闵雪丁所在的油田建设工程处整建制调动,戈壁人一转眼变成了水鸭子。我因为在那之前去学校当了老师,从此便失去了闵雪丁的一切消息。也有消息传来,说闵雪丁当了什么后勤科长,还有的说在一个电柱厂当厂长。

之后某一年,看到一条手机短信,说一个领导讲话说,我是个粗人,到底有多粗,妇联主任知道。我不禁长笑不已,想着闵雪丁现在是否还说自己是粗人这样的话,毕竟时过境迁换了岁月,也不再是以粗(没文化)为荣的年代了。

我的笑容尚在脸上,闵雪丁来了,风尘仆仆。他说他已经厌烦了受制于人的工作,提前退休,想自己为自己干一番事业,看好了项目,就是资金稍有欠缺。

一日宴席,几个过去年轻时的朋友相会,说到闵雪丁,各个唉声叹气,说闵雪丁入了官场,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吹牛哄骗无所不为,以办厂为名,掠走朋友数十万元,待到追讨,厂子倒了,人也跑了,借钱之前已经和前妻闹了离婚,两个成家立业的儿子也与他反目为仇。后妻是他原单位的临时工,生的儿子也该要上学了,提前退休那是瞎话,干不下去才是真正的理由。

我为此怅然,走出酒店,天正下雪,纷纷扬扬,满世界全白了。那年,如果我的公司不急需注入资金,私家车不刚刚被盗,我肯定会借钱给他,十万八万都有可能。

雪丁,雪丁,真的是皑皑之中之一丁了。“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只是债台高筑,何以解忧?一时乱想,这名字谁起的,似乎好像是早就给闵雪丁雕琢了一个今天才让人明白的结局……

癫痫中医原因有哪些
癫痫病检查流程包括哪些
为什么羊癫疯会频繁复发呢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