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东海颐家露天温泉 >> 正文

【荷塘】危险游戏(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叶子涵就职于某高级中学,不过她不是教师,而是图书馆管理员。她仅有大专文凭,还上不了这所高级中学的讲台。丈夫王浩洋在电建公司工作。电建公司是流动单位,长年奔波于祖国的大江南北修建火力发电厂。结婚十六年来,夫妻俩聚少离多,以至于叶子涵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带孩子的生活。

王浩洋在电建公司颇有口碑。事业方面,他二十年前从技工学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从学徒工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如今四十刚出头的他已是部门副经理,而且在众人眼里,他这个部门副经理是干出来的,不像有些人是跑出来的;为人处事方面,王浩洋待人宽厚实诚,得到了上至公司领导下至普通员工的一致称赞;家庭责任方面,王浩洋不但对妻女疼爱有加,对叶子涵的父母也很孝顺。每次休假回来,他都要专程去看望老人,给些钱物或者保健品什么的。王浩洋曾经对人说,他的父母不幸过早离世,他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现在只能把对父母应尽的孝心给予岳父岳母。这话被大家广为传颂,给王浩洋带来褒奖的同时,也让叶子涵感到了莫大的幸福与自豪。

在电建公司,男人打野食已算不上新闻。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一连好几个月甚至大半年见不着妻子,去找别的女人满足生理需求不足为奇。这种事,上下级之间心中有数,同事之间心知肚明,甚至夫妻之间也是心照不宣。大家都在做危险游戏,只有演技高超做得巧,做得妙不给自己惹麻烦的才是名角。正如现在的官场,几乎人人都违规违法捞钱捞名,只要没有东窗事发,那就是清官。王浩洋从未传出过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绯闻,这和大家心目中的电建人大相径庭。他究竟是演技高超还是守身如玉,别人无从知晓,但从他本人其他方面去推断,应该是洁身自好。

去年,电建公司有两个人把“危险游戏”做砸了,一个是某部门经理,另一个是普通员工王磊。

长期见不着夫人的经理和同样长期见不着丈夫的下属信息资料员小黄成了一对“野鸳鸯”。因为安全措施没有做到位,小黄怀孕了。经理带着小黄去医院做人流时被部下张某瞧见了。本来远在千里之外,这种事只要没人多嘴也就销声匿迹了,更何况谁愿意说经理的闲话给自己惹麻烦。不巧的是,张某的妻子和经理夫人都在市文化局工作,她还是经理夫人的下属。春节前工程停工大家撤回了基地,张某无意中把这事告诉了妻子,而妻子抱着讨好上司的目的,一字不漏地转告给了经理夫人。性格刚烈的经理夫人不但暴打了小黄,还去找电建公司领导大吵大闹,最后公司领导按照她的要求,把小黄调到了另外一个部门。

王磊去工地附近的M县一家理发店嫖娼,不幸被警察逮住了。警察见是外地人,狮子大张口。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王磊和警察达成了协议:他交罚款,警察不开票据,也不告知王磊的单位。可是逮王磊的一个警察心太贪,吃了独食,另一个警察心怀不满,把这事捅到了电建公司项目总经理那儿,结果就传开了。

大家茶余饭后谈论中,嘲笑两个倒霉蛋的同时,也责怪这位部门经理太不地道,外面漂亮女人多的是,干嘛要吃窝边草?有人替经理辩护,不是他不地道,而是太厚道了,因为小黄也需要啊!

公司领导狠批这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属下时,往往会用王浩洋作为正面教材:“看看人家,走南闯北二十年了,从来不犯错误,哪像你们,活儿干到哪里把种留到哪里,把公司的人丢到哪里!”

众人称颂王浩洋的同时,自然羡慕叶子涵找了个好丈夫。叶子涵以王浩洋为荣,下决心严以律己,照管好孩子,不做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不给自己脸上抹黑,自己也决不能给丈夫戴顶绿帽子。她清楚,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丈夫给妻子带来的是愤怒,而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妻子带给丈夫的却是莫大的耻辱。尽管这看似不合理,但人们习惯这么认为,谁也无法改变。女人心头的怒火发泄后痛苦会减轻,而压在男人头顶的“绿帽子”却是不容易卸下来的。

王浩洋和叶子涵获得了无数的赞誉,特别是那年还被电建公司评为“模范夫妻”。当叶子涵从公司领导手中接过奖牌时,灿烂的笑脸上多了两行热泪。回家后,他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奖牌挂在卧室。两人相拥靠躺在床头,看着眼前的奖牌,一时百感交集。在夫妻分别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两个人恪守着对对方的承诺,恪守着一份家庭责任,这一切最终浓缩成了这个沉甸甸的奖牌。

【二】

最近几年,也许因为审美疲劳的缘故,也许是人们的思想观念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这一对样板夫妻头顶的光环渐渐消失了。当叶子涵以蔑视、嘲弄的眼光看着那些因为第三者插足而陷入矛盾漩涡中的家庭时,并未意识到别人已经在暗暗嘲笑她了。

一天晚上,闺蜜李玲来访,两人一直闲聊到深夜。李玲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空荡荡的床,竟然对叶子涵说:“王浩洋长年奔波在外,你一个人独守空房,让青春一天天流逝,容颜一天天变老,这样的生活有什么质量?还不如找一个可靠的人填补王浩洋留下的空白,以求生活有滋有味。”

叶子涵见闺蜜毫无忌惮地给她提出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的建议,很是吃惊。她嗔怪李玲说:“你胡说什么呢!”

李玲淡淡一笑,手指了指“模范夫妻”的奖牌,说:“你还真把那个玩意儿当成了贞节牌坊?如今啥年代了,还那么守旧,死要面子活受罪!说实话,别看一些人表面上给你竖大拇指,其实心里暗笑你傻。把她们放到你的处境,肯定不会向你学习。大家都是凡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是人就有追求,就有欲望,这很正常,无须刻意压抑自己。”

叶子涵低头不语。李玲接着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拆散你们夫妻。像王浩洋这样的男人,不敢说千里挑一,百里挑一肯定不是夸张,只有傻子才会抛弃他,但你也不能因为他而委屈了自己。他在外面碰不碰女人,你也不知道。电建公司夫妻出轨的例子还少吗?以前人们对红杏出墙大惊小怪,现在宽容多了,这是一种进步。”

叶子涵低声说:“你说得轻巧,这可是在玩火,稍不注意就会引火烧身。”

李玲说:“所以要找一个忠实可靠的人,不能找阴谋家。对了,我看洪嘉筠就不错,而且他离了婚,也没带孩子,绝对安全可靠。”

“你胡说什么呀!我和他只是一般的朋友。”叶子涵狠狠白了李玲一眼,满脸绯红。

李玲“扑哧”一笑,说:“我的好闺蜜,我就随便说说,看把你吓得,难道真的心里有鬼?”

女人晚上好冲动,容易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做一些不负责任的事。李玲见叶子涵孤单,信口开河说了一席有悖常理的话,她也不是认真的,然而对叶子涵却产生了很大影响。犹如一个久处黑暗里的人,本来对黑暗已习以为常,可突然给了她一束光明,他就再也无法在黑暗中静静待下去,而是对光明有了一种向往。

平日里倍感孤独寂寥的叶子涵心中的蜡烛被闺蜜点亮后,就把洪嘉筠当成了“绿颜知己”。在叶子涵眼里,洪嘉筠是一个忠实可靠的男人,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他可能会花钱买春,但不会对叶子涵动歪心思。叶子涵断定,如果她和洪嘉筠有了特殊感情,洪嘉筠肯定会珍惜,日后就算关系破裂了,他也不可能以此相要挟;假如洪嘉筠不接受她的这份特殊感情,也不会因此瞧不起她,更不会向别人提及以炫耀自己。叶子涵深思熟虑后,先是谨小慎微地通过言语和行为把心思表露给洪嘉筠。令她失望的是,洪嘉筠却懵懵懂懂似乎不解风情。

【三】

叶子涵和洪嘉筠认识已经三年了。当年叶子涵因为评职称,需要在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本来她写的那篇散文未被杂志社主编选中,叶子涵通过同学找了洪嘉筠,洪嘉筠去找主编说情,最终文章刊登,叶子涵职称评定顺利通过。事后叶子涵请同学和洪嘉筠吃了顿大餐以表谢意。不久,洪嘉筠同事的孩子上学,也通过叶子涵搭桥找了校长。这样一来二往,两人就熟悉了。王浩洋长年在外,家里遇到一些男人才能做的事,叶子涵就去找洪嘉筠帮忙。洪嘉筠有求必应,每次都很热心。王浩洋对洪嘉筠印象也不错,后来这夫妻俩干脆让女儿盼盼把洪嘉筠认作干爸。这样一来,洪嘉筠成了叶子涵家的常客。每次王浩洋回家,只要有空闲时间,就会请洪嘉筠喝酒,以感谢自己不在家时他对叶子涵母女俩照顾。

洪嘉筠以前是教师,在A县一所中学任教,他的妻子是A县医院一名护士。他擅长写作,而且文字功底深厚,五年前被市某杂志社高薪挖去担任编辑,夫妻俩便过上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去年的一天,洪嘉筠陪社长去A县采访,本来计划当天返回,不料社长被好客的主人灌醉了,便临时决定当晚住在A县宾馆。洪嘉筠把社长安顿好后,回了家。然而进家门后看见的一幕,差点儿把他气晕过去,原来妻子竟和她科室的一名医生躺在床上。不久洪嘉筠就和妻子离了婚,小学还没毕业的女儿归妻子抚养,洪嘉筠彻底成了一个单身汉。

今天是盼盼十四周岁生日。此时叶子涵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纤指流动,屏幕上的Q聊天窗口很快出现了一行字:嘉筠,今天盼盼过生日,来我家,我们一起吃晚饭。她把鼠标移到了发送键,刚要点击却停住了。她盯着这十九个汉字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头眨巴了几下眼睛,又把“晚饭”后面的句号改成了逗号,加上了“好吗?”,略一迟疑摁下了发送键。她关闭了Q软件,长舒了一口气,靠躺在电脑椅上。她抬起手腕看看表,还不到十点钟。“嘉筠会不会看到呢?”她喃喃自语。

因为工作的缘故,洪嘉筠上班大半时间坐在电脑前,而只要坐在电脑前,就会用隐身方式打开Q,当然不是为了聊天,而是便于和同行或作者之间传递文件,这一点叶子涵是清楚的。其实她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把她的意思告诉他,但那样就没了回旋的余地。如果用Q留言的方式,他不情愿应约,可以找借口说没开Q没看见她的留言,这样不管两个人心里怎么想,最起码不会伤面子。

叶子涵之所以考虑得这么复杂,是因为上周日他俩之间发生了一点儿不愉快。原来前段时间,叶子涵在网上购买了一个大衣柜,货早送到了,却一直没有安装。安装衣柜一般女人干不了,而对男人来说小菜一碟,叶子涵求助于洪嘉筠,他欣然应允,于是他俩约好周日上午洪嘉筠来叶子涵家里安装衣柜。叶子涵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了活鱼、冻虾、大肉以及好多种新鲜蔬菜,她要为洪嘉筠和盼盼做一顿丰盛的午餐。不料洪嘉筠爽约了,一直到中午还不见人影儿。叶子涵打手机,语音提示对方无法接通。一顿丰盛的午餐,却没了享用它的主角,叶子涵极度失望。第二天洪嘉筠电话回过来,原来周日他和杂志社新来的编辑小娟去山里玩,把约好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山里没有信号,手机自然打不通。

叶子涵本来还不怎么生气,而听说洪嘉筠陪美女玩去了,立刻来了醋意。她愤愤地说:“你去之前也该打个电话,害得盼盼等了你大半天。”洪嘉筠连连致歉,并保证这个周末一定给她安装柜子。叶子涵冷冷地说:“算了,我另找别人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四】

盼盼在某寄宿中学读初二,往常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返校。今天是周五,也恰好是盼盼十四周岁生日,叶子涵为此专门请了半天假。盼盼并不领母亲的情。盼盼中午给母亲打电话说,她已经和几个要好的同学说好了,下午放学后去肯德基用餐,饭后看电影,看完电影去某同学家玩。这位同学父母有事外出,家里没别人,她们可以疯玩一个通宵,而母亲要做的,给她拨五百元的生日专款就行了,别的无需操心。

叶子涵不答应,她早就盘算好了,准备邀请洪嘉筠一起来给女儿过生日。母女俩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采取折中的办法:盼盼下午放学后先回家享用妈妈准备的生日晚餐,完毕后再去和同学吃肯德基看电影疯玩。叶子涵知道,把女儿人留住了,心肯定留不住。这也不怪盼盼,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圈子,不喜欢和大人待在一起。正因为如此,叶子涵只是简单地做了几个盼盼喜欢吃的菜,连生日蛋糕也没有给她买。

六点钟刚过,叶子涵听见了敲门声。令她惊喜的是,洪嘉筠不但来了,还和盼盼一起回到了家里。盼盼怀里抱着她最爱吃的水果生日蛋糕,不用说是洪嘉筠给她买的。原来洪嘉筠在楼下碰巧遇见了放学归来的盼盼,就一起上楼了。

盼盼的心早飞了,不停地督促妈妈快点儿。没几分钟,他们就坐在了餐桌前。洪嘉筠帮盼盼点燃十四根生日蜡烛,盼盼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许过了愿,三个人一起把蜡烛吹灭。盼盼拿起刀叉,把蛋糕平均切成了四份,一份给干爸,一份给妈妈,一份给自己,而另一份要留给爸爸。叶子涵嗔怪说:“傻丫头,你爸两个月后才能回来,到那时蛋糕还能吃吗?”

盼盼做了个鬼脸,说:“先用冰箱冻起来,等着爸爸回来后,我要把蛋糕抹在他脸上,惩罚他不陪我过生日。”

叶子涵说:“这鬼丫头!爸爸工作忙,没法陪你,干爸陪你不是一样吗?”

盼盼嘟着嘴说:“爸爸是爸爸,干爸是干爸,怎么能一样呢?”

治癫痫的价格多少
什么才是遗传性的癫痫
治疗后天癫痫的方法

友情链接:

遁世长往网 | 浮沉新加坡 | 轻量级拳王 | 上海崇明酒店 | 成都公交集团招聘 | 怎么练五笔打字 | 天极品酒家